巴彥淖爾市人民政府歡迎您
    1. 
      

      1. 當前位置:首頁>>政府信息公開>>動態信息>>政務動態
        大湖精靈
        ——全媒體記者徒步環烏梁素海采訪活動紀行(二)
        • 巴彥淖爾市政府門戶網站 www.ky-re.com
        • 2019-03-21
        • 打印本頁

        定格

        綠頸鴨

        灰鷺

          天氣晴好的春日里,疣鼻天鵝、灰雁、遺鷗、白骨頂等鳥兒輕盈地掠過白茫茫的冰面、幽藍的湖水和金黃的葦叢,調皮地劃出一道道不規則的弧線。那一抹抹曼妙的身影,時刻牽動著人們的心弦。2018年,遷徙經過烏梁素海和在烏梁素海繁殖的鳥類有260多種,數量超過了600萬只。
          3月19日,巴彥淖爾日報社踐行“四力”全媒體記者行動·烏梁素海徒步環湖采訪活動團隊來到烏梁素海水禽自然區保護管理站,走近這些美麗的精靈和守護它們的人。
          600萬只鳥兒的天堂 
          這些天,正是烏梁素海水禽自然區保護管理站最忙的時候。從2月中旬開始,一些鴨類、雁類、鷺類候鳥“先頭部隊”陸續飛抵烏梁素海,在蘆葦地筑巢安家。目前已經有幾十萬只白骨頂、100多只疣鼻天鵝、11只灰雁回到了烏梁素海。
          據管理站站長馬海明介紹,2018年,遷徙經過烏梁素海和在烏梁素海繁殖的鳥類有260多種,包括一級保護動物10余種、二級保護動物40余種,數量超過了600萬只。其中,疣鼻天鵝數量從2000年的200余只增加到現在的近千只,每年都會吸引眾多攝影愛好者前來采風。
          “你們看,那兩只就是在咱們烏梁素海繁衍的灰雁家族的成員,它們已經習慣來站里覓食啦。”3月19日,在烏梁素海水禽自然區保護管理站樓后的方形水塘邊,馬海明指著水塘中的兩只淺灰羽毛細長腿的鳥兒對記者這樣說,語氣中透著些許驕傲。灰雁旁邊,4只受管理站救助飼養的天鵝和幾只野生綠頸鴨悠閑地嬉戲。
          關于這些灰雁,馬海明說有個動人的小故事。2016年初,管理站發現并救助了8只灰雁。經過精心飼養和治療,灰雁恢復了健康。“有一天我們突然發現灰雁從蘆葦叢里領出來十幾只鳥寶寶。因為灰雁對環境的要求很高,已經好多年沒有留居烏梁素海,更是沒有在烏梁素海繁衍的記錄,所以看到灰雁寶寶大家特別高興!”談到第一次發現小灰雁時的場景,馬海明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讓他沒想到的是,更大的驚喜還在后頭:第二年開春,那些受過救助的灰雁居然帶著孩子們又回到了烏梁素海!它們就像被家長寵著的孩子,一早飛回管理站覓食,吃飽喝足再飛回湖區嬉戲、休息。這些灰雁在烏梁素海組建家庭、繁衍后代,族群不斷壯大,到2018年已經增加到67只。灰雁的回遷,也表明烏梁素海的水質有了極大的提高和改善。
          同樣密切關注候鳥的還有烏梁素海濕地保護區原管護員張長龍。“鳥長”“鳥導”“鳥哥”……張長龍究竟被人們冠上多少個外號,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些外號都與烏梁素海的候鳥有關。
          1955年,3歲的張長龍隨家人遷居烏梁素海。從小在水邊長大,張長龍對烏梁素海的鳥兒們有著很深的感情。1998年,張長龍成為一名烏梁素海濕地保護區管護員。他堅持常年記錄這些鳥兒的生活習性,就算退休也沒有停止。一開始,他將重點放在疣鼻天鵝的筑巢、產卵、孵化和哺育上,后來隨著來留居和歇腳的鳥兒越來越多,他的觀察筆記也越記越厚,這一記就是20年。
          談起疣鼻天鵝在烏梁素海留居,張長龍很有感觸地說:“疣鼻天鵝是特別講究的一種鳥,它們對水質和搭窩材料的要求都非常高,比如每年它們回來后都會重新搭窩,就是為了后代的生活環境足夠干凈。”張長龍說,烏梁素海的鳥兒種類還在增加,他會一直把觀察筆記記錄下去。
          日趨完善的鳥類保護體系 
          “浩瀚紅柳海,魚躍蘆葦青。白云藍天系,綠水映日紅。明珠嵌塞外,濕地戈壁生。 天鵝鄉愁戀,立冬忘遷程。”
          “你看,這就是咱們烏梁素海現在的真實寫照,經常到沿岸走一走,看看美景、拍拍飛鳥,感覺神清氣爽!”李愛民向記者展示自己的詩作時,滿是對烏梁素海美景的自豪。
          上世紀90年代,為了改善烏梁素海的整體水質、保護流域生物多樣性,中國、挪威、瑞典科技人員共同組建了“綜合治理烏梁素海科研項目”課題組,時任烏梁素海漁場副場長的李愛民是其中一員。“當時來了不少外國專家,咱們本地也配套了研究人員和資金,這個項目一共持續了10年,對烏梁素海進行了比較全面的研究,也形成了許多成果。這些研究成果至今對烏梁素海的治理還有參考價值。”李愛民說。
          李愛民是第一批烏梁素海的兵團戰士,也是第一批從兵團推薦入學的大學生。那時,李愛民有過很多機會離開烏梁素海,到更好的地方、更好的崗位去,可是他選擇了留下來。“烏梁素海是我的家,我學成歸來就是要把它建設得更好,這是我的初心。”畢業后,回到烏梁素海工作的李愛民全身心投入到烏梁素海的建設當中。作為烏梁素海的“百事通”,如今69歲的他仍保持著一顆對湖區的赤誠之心,為烏梁素海更美好的明天貢獻力量。
          而作為管護員的張長龍常年劃著一艘小木船穿梭在蘆葦叢中,制止不法分子傷害鳥類的行為,經常會遇到抗拒管理的事,個別態度囂張的盜獵者甚至會毆打恐嚇他們。“你說碰上拿火槍的威脅你,怕不怕?肯定怕。但是怕也得干下去,保護這些鳥兒是我的職責。”張長龍語氣堅定地對記者說。
          經過管理部門和湖區群眾多年的不懈努力,如今,烏梁素海鳥類保護體系已經建立并日趨完善:相關管理部門專門劃定了鳥類筑巢、產卵核心區,禁止人類活動干擾;建立固定監測點、巡查路線,采取專人巡護、定期監測等措施監護鳥類棲息、繁殖情況;每年5月至7月,保護區都實行季節性禁漁措施,尤其對核心區和緩沖區進行重點管控,給候鳥營造適宜、安全的棲息環境。
          說不盡的人鳥緣
          說起烏梁素海的鳥,張長龍滔滔不絕。常年待在鳥兒中間,他練就了一手絕活兒——能通過觀察大概判斷出天鵝的孵化時間,甚至還能招呼其中的一些來到自己身邊。“長期觀察,你就能根據天鵝下蛋的時間算好孵化期,八九不離十。”張長龍說。至于能召喚天鵝,張長龍說那是因為有的天鵝曾經被他救助過,所以認識他、相信他;還有一部分天鵝是在他觀察期間孵化的,天鵝、雁類都有一個很有趣的習性叫“一眼為母”,第一眼看見誰就認為誰是媽媽,即使被大天鵝撫養長大也會認識“媽媽”。張長龍笑著說:“有時候觀察完了我還得偷偷離開,不能驚動小天鵝,要不它們會下水追上來,那就難辦啦!”
          每年南遷和北回的時候,鳥兒們的安危,深深牽動著管理站工作人員的心。保護站給最早受救助的兩只灰雁安裝了頸環式鳥類衛星跟蹤器,通過環球追蹤APP對灰雁進行衛星定位飛行軌跡追蹤,與灰雁南遷的目的地——2000多公里外的湖南岳陽的候鳥保護部門及志愿者建立了長期緊密的聯系。“這些候鳥就像我們的孩子一樣,知道它們去了哪兒、路上安全,我們心里就踏實了。”馬海明這樣說。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記錄、一路感動,于點滴之間、細微之處,我們見證了人類與鳥兒之間深厚的情誼。直到記者離開前,馬海明還時不時拿出手機,看看那兩只灰雁的飛行軌跡,估算著他們還有多久能回到這里,嘴里念叨著:“現在已經到鄂爾多斯啦,馬上就到家了,你們可要平平安安的啊。”斜陽、湖水、飛鳥、還有人們的牽掛,共同繪就出一幅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美麗畫卷。(全媒體記者 王紫丁/文 高曉龍 胡東育/圖)

        來源:巴彥淖爾日報     編輯:楊敬
        亿人彩娱乐 南山娱乐app 南山娱乐 登录 摩臣2娱乐 蚂蚁娱乐 龙猫娱乐 巨龙娱乐66 汇添富娱乐平台 大众娱乐下载 果博网站 果博登陆 果博三合一总部 gb果博安卓版下载 果博 缅甸果博官方网站 缅甸果博东 果博 缅甸28gobo 云彩娱乐 至尊宝娱乐 易盛娱乐2app下载 亿贝娱乐 亚州星娱乐 亚米娱乐登录 新鑫鸿娱乐 无极娱乐1注册 万汇娱乐 奇彩娱乐 牛彩娱乐登录